• TW❤️HK

編者說-關於這個 『立場新聞∣台灣備份』


香港雖被形容是「借來的地方」,卻曾經是華人社會中唯一有自由報業的地方。
英國管治時期,港人有言論自由,港媒有新聞自由,報業百花齊放,有大報有小報,有中文報有英文報,有右派報紙也有左派與中間派報紙,媒體受到法律保護,記者不會因言賈禍,香港報業的自由,如同歐美自由報業一樣

  

  台灣自1988年後開放報禁,在1993年先後完全開放廣播頻率和有線電視,2015年台灣關鍵評論網曾經貼出一則報導,控訴台灣的新聞自由被政權剝削、控制,身為在台灣的記者,至今在寫新聞時也會有這種感覺,這不能播、那不能寫,台灣NCC永遠只會「傷口沒打馬?罰錢!」管這種無關痛癢的問題,讓台灣的新聞電視台內容越來越單一化。


  台灣電視台多數長官的思維也一樣,要打個比方就先說個笑話好了,連續好幾天,我們長官一天都要出好幾條王力宏的婚變新聞,而這個香港立場新聞被下架的稿子,少的可憐,但也可以理解,畢竟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,他可能認為哪些藝人住什麼豪宅,比起新聞自由這種微不足道的議題,重要太多了。

  

  我們常常會聽到身邊的朋友半開玩笑說「要是被國民黨統治就別想自由了喔!」「空心菜(台灣人罵蔡英文總統時的稱呼)罔顧人民的XX自由!」甚至有人只是因為出國回國被隔離14天,就要控告政府剝奪大家自由。


  但老實說,新聞自由也好,言論自由也罷,這些我們老是扯著嗓子在吵的『自由』,不管在國民黨還是民進黨的統治下,還只是『多』跟『少』的問題,而在看到過去一年香港傳媒環境在港版國安法之後受到的衝擊,我才知道,相較於民進黨跟國民黨,如果是共產黨執政,這個『自由』就會變成『有』跟『無』的問題。


  立場新聞裡有篇報導寫到男人說:「好特別的日子我才戴㗎FDNOL的黃色口罩,因為只得番五個!要好慳!」什麼日子才算特別?「71、721、831,一定戴。」男人說完後見我沒啥雀躍,稍為調整一下語調,帶點倔強的語調說:「我知道這種堅持冇意思,但我只剩下這種抗爭的方式。


  在決定創立這個網站的時候,因為不確定香港朋友會有什麼反應,心理上一直有點窒礙難行,怕香港人覺得台灣人真愛管閒事,或是覺得我們根本對你們的痛苦一知半解,甚至可能還會被指控抄襲(所以每篇新聞才都有立場報道的紅色標記),畢竟這個網站相較於真正的香港立場新聞,真的就像在玩扮家家酒一樣。一定也有台灣人會覺得「關你什麼事?」「做這個幹嘛?」但就在跟以前大學時期認識的香港學妹聊天時提到這個計畫時,她興奮的一秒贊同,所以我隔天就把網站直接上架了。


  也許很多人會無法理解,但我想就算只有一個人樂見,那麼這件事就有意義。台灣也有過言論動輒得咎,一片漆黑,偶然繁星閃爍,幾許異聲,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壓聲下越來越弱的時期,新聞自由得來不易,回顧歷史,新聞自由是前輩用肉身、用血淚抗爭一點一滴所換來的,多少新聞人身陷囹圄,人間蒸發,多少人敢怒卻不能言,鬱鬱而終。


  看到這麼多身在香港的香港人,不畏中共打壓,儘管早知如此仍然毅然決然創報社、創媒體,想盡辦法備份被下架的文章,一遍、兩遍,這種程式試了又試,無所不用其極想保存這些新聞,我想,其實香港人根本沒有不自由,真正不自由的,是那些連新聞自由都沒聽過的中國人。象徵香港言論自由試金石的雕像雖然被拆除了,但每個港人心裡,也因此都悄悄的立起了一根根的國殤之柱。


  "The basis of our governments being the opinion of the people, the very first object should be to keep that right; and were it left to me 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, I should not hesitate a moment to prefer the latter. But I should mean that every man should receive those papers and be capable of reading them." --Thomas Jefferson to Edward Carrington, 1787. 

  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說:「如要讓我決定,有政府而無報紙,或有報紙而無政府,我會毫不猶豫,選擇後者。」


  香港人,你們對新聞自由的堅持,也許讓你們很累,覺得自己怎麼做都比不上新聞被下架的速度,但這些都不會沒有結果,會有越來越多人慢慢了解,你們希望的場景,只不過是新聞自由,每個人都能自由的讀自己想讀的報紙。





 

52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