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立場博客-馮睎乾十三維度

你信李家超,抑或鄧炳強?



馮睎乾十三維度


二〇二一年七月一日早上,特區署理行政長官李家超告訴大家:「特區的安全回來了⋯⋯市民生活恢復正常。」


同日晚上,據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所說,香港發生了一宗「孤狼式恐怖襲擊」。


儘管經此一事,正常香港市民應該也不覺生命受「恐襲」威脅,但鄧局長既把事件定性為「恐襲」,大家就有理由追問:這算不算否定李家超早上的「特區安全論」,響亮地打了上司的臉呢?


現在讓我們看清楚所謂「孤狼式恐襲」是什麼一回事。原來是指一名五十歲男子,昨晚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,突然持刀襲擊一個廿八歲軍裝警員,繼而自刺胸口身亡。


事後鄧炳強向記者說:「初步調查,他是個人孤狼式恐怖襲擊。在這件事上,暫無證據證明有同謀,但我們在他家中找到物品,包括電腦和一些物件,顯示他受了分化激化,變成孤狼式恐怖襲擊活動。」


我年紀大,腦袋跟不上潮流,思維還停留在以前的社會。心想,如果事件發生在數十年前,應該只叫「襲警」,極其量「意圖謀殺」,何來什麼「孤狼式恐怖襲擊」呢?


我真擔心,以後在家中劃一根火柴,也會叫「孤螢式縱火」。


「孤狼式恐怖襲擊」一語,其實來自洋鬼子那些烏煙瘴氣的語言,即所謂lone wolf。中國人不講這一套。那五十歲男子的行為,我們自古以來都叫「襲刺」,例如《史記·燕召公世家》說:「太子丹陰養壯士二十人,使荊軻獻督亢地圖於秦,因襲刺秦王。」


如果我是狼,又懂說話,一定指控現代人「污名化」自己。Lone wolf一語在英語已用了過百年,本來比喻獨來獨往、不喜交際的人,至少可追溯至科幻小說家威爾斯在一八九七年出版的《隱形人》,書中有句話:“Don’t be a lone wolf. Publish your results.” 跟恐襲一點關係也沒有。


今天鄧炳強所說的lone wolf,始於九〇年代,由美國「白人至上主義者」Tom Metzger和Louis Beam推廣。這意義上,lone wolf是指一個人獨自策劃、執行恐襲,他可能受某些團體的意識形態影響或推動,但並非受命於任何組織,也沒有同黨。


理解這個詞的背景,我們就明白為什麼鄧局長必須強調:「我們在他家中找到物品,包括電腦和一些物件,顯示他受了分化激化,變成孤狼式恐怖襲擊活動。」警方要把事件定性為「恐襲」,就需要讓它看起來很符合lone wolf 的定義,即「可能受某些團體的意識形態影響或推動」。


其實人是群體動物,一世流流長,怎可能不被某些人、某些群體的思想影響呢?


憶起十五年前,警方在徐步高家中床頭發現一些紙,上面寫着:「活着,我該做什麼?」、「和平、安逸只會造成停頓」、「衝突及對抗、戰爭才有新生」、「古時 無知創造神。雷電、火山、颱風,人們無法解釋,就用神解釋」、「術士、巫師、修士、教宗有代神說話,統治階層成形」、「統治階層不能容忍人們對神的懷疑,這減低其合法性認受性」等等。


徐步高像不像受什麼「邪教」煽動,幻想自己在參與「聖戰」呢?如果當年警方有鄧局長高瞻遠矚的「恐襲」思維,相信不難找到足夠「證據」,證明徐步高其實是一位「孤狼式恐怖分子」。


我唔係好識字,坦白說,弄不明白何謂「狐狼式恐襲」。這詞語的定義,在學界也不見得有共識,例如研究阿拉伯世界的法國名學者Gilles Kepel,幾年前很不客氣說過:「孤狼理論是胡說。」(La théorie du loup solitaire est une imbécillité)他認為「狐狼」一語,是由偽學者和盲目跟風的記者弄出來,只要了解伊斯蘭國的本質和行為,就知道「孤狼」說法一秒鐘也站不住腳。


當然,鄧局長不會深究「孤狼式恐襲」有何意義,他一心只想加強「反恐」措施,維護「國家安全」,即使嚇壞市民也沒關係——「孤狼式恐襲」是很可怕的,全世界警方都難以防治,瑞典國安專家Joel Brynielsson就說過,理論上孤狼恐怖分子可以是任何數量、形態、種族,也可代表任何意識形態。問你怕未?


但你不用怕,李家超說,這是正常生活。信李家超,抑或鄧炳強?Why not both?


原刊於作者 facebook





5 views0 comments